2013年6月7日 星期五

夢話:嫁

睜開眼──

一片火紅於眼前,伸手欲觸,冷不防得被人一把捉著,耳邊響起:

「姑娘別動,等等就要迎娶了,可別弄亂了嫁裳啊!」

聽這聲音應是名婆子,溫啞叨念,不討厭卻很陌生,只是什麼迎娶?什麼嫁裳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任由婆子上下其手,應該是整理服裝吧,只是滿腦子的疑問還沒理清,又聽到:

「來了!來了!」

「快!小心扶著,別摔著了!」

「姑娘要是缺了根汗毛,小心妳們的小命!」

聲音在耳邊此起彼落,人就這麼被拉了起來,簇擁著,攙扶著,甚至覺得應該是搬運的方式了吧!

走了一段路,這路上極吵,說話聲、笑鬧聲、樂器聲、鞭炮聲、風聲、蟲聲、鳥聲、腳步聲,所有的聲音全部混在一起,無法以聲音判斷外界,眉頭不知不覺蹙起,沒人知道,因為紅蓋頭的關係。

看不到眼前,只有眼下可以望見那套穿在身上的金絲紅底的衣裙,漂亮、精緻、華麗,但心中種有一股奇怪的感覺,即使如此,也只強壓不安,以不變應萬變了……

「大殿到了!」

「快,小心扶進去。」

被拱入大殿之內,佇立於殿中,低頭瞧見,光在身後,而身後是剛剛進來這裡的那道門──

「賀!芝蘭茂千載 琴瑟樂百年!」

然後門慢慢的關上,光線隨著門關而消失,沒有完全暗下,看來這殿內是有點燈的。

身上的嫁裳在微微熒火之下,透著美麗又詭譎的金紅。

決定不再低頭,抬頭一仰,熒火彷彿有生命一般的隨著閃動,如同人們因畏懼而到抽一口氣一般。

此時才發覺,剛剛喧鬧的聲音全沒了,順勢回首,不管熒火又閃,即使看不到,身後那道門,隔絕了光線,也隔絕了聲音……

靠著直覺移動腳步,單手提裙,走到門前,伸手輕觸,立刻縮手,指尖被凍,極冷的感覺從指尖傳至腦子,一股警戒油然而生,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單純的自身反應。

白指握拳,再度轉身直行,因為疾步,紅蓋頭飄動,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熒火閃動不已,彷彿人們無聲的驚慌躁動。

不知為何停步,像是知道就是,停步了,未掀蓋頭,仍然仰首。

「我知道妳不喜歡熱鬧。」一聲沉穩帶磁的男聲傳來。

頭微偏而動,像是在聽聲音一般,心中有股波動。

「所以我特意如此布置,如何還喜歡嘛?」

不知道怎麼回答,所以保持沉默,挺身仰首。

「不說話是代表默認?可看妳的樣子卻倔得很呢!呵!」

最後的那聲呵,像是寵溺的笑,心中為之一震,現在如何?

接下來──

跫音徐步,聲音迴盪而來,那是朝著自己而來。

不能退的想法不斷迴旋在腦子裡,雙腳如柱,左指握拳,食指與拇指快速廝磨,那氣息在接近自己,

怎麼辦?

要如何應對?

快想想辦法啊!

一堆無用思緒在腦中攪和成一團,最後那一瞬間,思考斷止,左手已落入一掌溫熱厚實。

「在想什麼?妳的習慣可都不會變呢。」語中帶笑。

心中一股窘境,想抽回手卻不如願,笑聲又來:「都嫁了,可不能反悔啊。」

怒意上來,沒被牽制住的右手掀了紅蓋頭,急道:「誰說我要嫁你了!」

最後一眼,看到一雙溫色而亮的眼眸在笑,然後……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同我交流看法心得~